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
2019-09-04 - 陈德容

汪家和楚家两代交好,楚濂和汪绿萍早被众人认定是男才女貌的一对。妹妹紫菱只能心中暗恋楚濂。绿萍的芭蕾舞剧"天鹅湖"公演成功,各方赞誉接踵而来;楚濂也远赴法国留学,前程似锦;惟独汪紫菱大学联考失利,心情沮丧到了极点。在姐姐绿萍的劝说之下,母女三人同游巴黎散心,顺道探访楚濂。
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
汪家母女在老友费云舟的邀请之下参加了云舟弟弟云帆的婚礼。紫菱发现新郎竟然是那个同游巴黎的费麻烦。四年后楚濂回来了,绿萍更加沉迷在舞蹈里。紫菱在就业的道路上仍然是一个失败者,对她而言,失败已经成为一种挥之不去的宿命。
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
汪家主人展鹏拥有云涛书廊,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,由于舜涓的霸气,展鹏在家反而是沉默的。一日,展鹏巧遇单身女画家雨秋,雨秋的气质,吸引了展鹏。紫菱心情烦躁,深夜在台北街上忽又遇费云帆,见他一副潦倒相,深感好奇。绿萍因酷爱舞蹈而常冷落楚濂,她向楚濂表示愧疚。
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陈德容一帘幽梦剧照 一帘幽梦[1996年陈德容、萧蔷主演电视剧]

紫菱在楚濂的鼓励之下,向双亲提出只想依自己的理想生活,舜涓拗不过,只能依了她。楚濂被她的青春热情所感染,情不自禁地流露了爱意。这期间,紫菱、楚濂两人内心许久的爱意,犹如火山一般随时可能爆发。

这一天是展鹏夫妇的银婚纪念,宴会上非常热闹。紫菱无聊地在卧室内写着她的"一帘幽梦",这首小诗却无意间被云帆捡到。楚濂在宴会上未见紫菱,心中若有所失。紫菱在花园被随兄嫂前来祝贺的云帆撞见。云帆带她溜出宴会。

云帆向紫菱坦诚地诉说他第一次婚姻失败的经过。晓妍在雨秋的力保之下,搬到阿姨家开始新的生活,不料却发生意外而小产,只得急电展鹏借钱。展鹏赶到医院,出钱出力,替两人解决了所有的问题。云帆到汪家拜访,紫菱缠著他带自己去买吉它,舜涓、展鹏拗她不过,便允许两人一同外出。

云帆带著紫菱到自己开设的餐厅用餐,紫菱被云帆的不凡经历和多才多艺所吸引,不由对他产生浓厚的兴趣,紫菱喝了个酩酊大醉。舜涓见女儿如此失态且夜归,忍不住破口大骂。紫菱酒后吐了真言。楚濂是唯一不能原谅紫菱的人。他拉著紫菱到了郊外,责怪紫菱不该接近云帆,两人一番争执之下,楚濂说出了令紫菱震惊的话语

楚濂向紫菱表白他虽曾为绿萍动心过,但她醉心舞蹈,没有真实感,早已和她貌合神离;相反,纯真的紫菱是他感到真实而心仪已久,两人不由沉浸在倾心相爱中。他当著紫菱的面打电话给绿萍,要约她摊牌,紫菱吓坏了。幸好绿萍忙于练舞,没时间接楚濂的电话,这才把混乱的局面往后延了一延。

展鹏和雨秋彼此欣赏,终于悄悄地走到了一起。楚濂急于解决自己和绿萍、紫菱姐妹之间没有澄清的问题,三番五次要找绿萍说明。然而,要么被紫菱阻止,要么就是绿萍无暇见面。哪怕两人独处,绿萍唯一的话题就是舞蹈公演。紫菱怕伤害姐姐,心中很矛盾。

紫菱试探其姐对楚濂的感情。绿萍坦言她自小倾心楚濂,深信他对爱情的忠心不二。紫菱受良心谴责。早见过大风大浪的云帆一眼就看穿紫菱的心事。在云帆的心里,早就把紫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了。紫菱、楚濂在公园的约会被楚沛看到,还在无意见间拍成录像带。楚沛从小佩服哥哥,但是他完全不能接受亲眼看到的事实,但他在痛斥楚濂之余,也只能替他保密了。

楚濂趁绿萍公演结束,驾摩托车带她去小树林,准备向她摊牌。不料途中遇车祸,两人皆重伤送医院。汪、楚的家人急忙赶到医院。

楚濂运气较好,经过医生的抢救已经脱离危险;绿萍须截去右腿才能保命。紫菱认为自己是伤害姐姐的凶手,痛苦欲绝,云帆百般劝慰开导。

绿萍清醒后,发现自己已经少了一条腿,这种残酷的现实叫她心碎。紫菱的痛苦绝对不少于绿萍,她问自己∶这场车祸难道不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吗?内心深有负罪感的紫菱奔出医院,投海自尽,幸云帆尾随赶到,救起了她,要她勇敢地面对人生。

楚濂得知绿萍已经残废,愧疚万分,他依然向绿萍求婚,绿萍被他的真诚打动,终于答应与他结婚。紫菱了解楚濂的苦处,只能强言欢笑地向绿萍、楚濂道贺。楚濂内心仍深爱紫菱。

在紫菱愁苦时,云帆向她求婚,这使她愁上添了愁。绿萍开始练习使用拐杖,心里却难受极了。

伤心愧疚的紫菱认为,只有嫁给云帆才是逃避楚濂的上策。然而汪家二老坚决反对这门婚事。紫菱向父坦诚楚濂、绿萍三人之间的关系,说想嫁给云帆,是为了跟他远去他乡,使绿萍得到一份完整的爱。

展鹏把紫菱要嫁云帆的事告诉绿萍,一旁的楚濂听了百感交集,不是滋味。舜涓完全不能接受云帆为女婿,云舟夫妇也来劝阻云帆。各方面阻力虽然接踵而来,云帆却像展鹏坦白了自己的苦衷,同时还劝服了摇摆不定的紫菱。展鹏为两个女儿都要出嫁而不胜心寒,雨秋好言相劝,晓研(雨秋的外甥女)愿认展鹏为干爹,使他感到温暖。

楚濂是最不能接受紫菱和云帆结婚的人。他找紫菱,怪她不该为逃避他而草率嫁给玩世不恭的花花公子。在紫菱拒绝他的请求之后,他独自去云帆家谈判,要他放过纯洁的紫菱。云帆不但不接受楚濂的要求,甚至还教训了他一顿。楚濂和绿萍决定下月结婚,云帆为改善和汪母的关系,主动请求帮忙。

紫菱为云帆对自己的一片良苦用心而感动,表示要和他一起开始新的生活。绿萍向楚濂表白要做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,楚濂也表示要一生一世地爱她。由于紫菱和云帆的共同努力,汪母终于同意他俩的婚事。

绿萍出院了,为了照顾她,楚濂用最短的时间娶了她。绿萍为楚濂细心照料自己而感动不已,却怎么也料想不到枕边人的心里爱着另外一人。云帆和紫菱也积极筹备结婚。楚濂和绿萍举行婚礼,为紫菱免受刺激,云帆带她溜出婚宴去逛街。

楚濂婚后上班,绿萍闲在家里想帮忙;然而在行动不便的情形下,不但越帮越忙,还把自己的手给烫伤了。紫菱误会云帆和前妻蓉儿还有瓜葛,心里很生气。蓉儿找紫菱,告诉她云帆是自己的恩人,是紫菱对云帆的为人进一步了解。

展鹏表示要为雨秋开一画展,然后再也不打扰她了。紫菱去楚家看望姐姐,知她心情沮丧,好言劝慰。经过万般磨难,云帆终于娶得紫菱,携手飞往法国。

巴黎的浪漫,紫菱体会过;而干邑的风情却使她震撼。绿萍在楚家境遇终于惊动了舜涓,她不留情面地痛斥楚家人,但这反而令绿萍更为难堪。

绿萍心情不好,处处依赖楚濂,使楚濂觉得身心疲惫。紫菱尽情享受异国风光,把台北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。展鹏和雨秋虽已分手,但彼此难以忘情。楚沛爱上晓妍,帮她复习功课考大学。

楚濂因工作应酬晚回家,绿萍不悦,埋怨他已厌倦了她,两人为此争吵。紫菱偶然发现云帆和法国的前妻约会,大为生气,出面干预。

绿萍装上假肢。能自己走路,家人们都为之高兴。紫菱把在在法国的幸福生活告诉家人,家人们都为她高兴,唯独楚濂感到很不平静。他鼓足勇气写信给紫菱。紫菱收到信后,当著云帆的面把信投入火炉中。

紫菱和云帆结婚已经一年了,然而法国的甜蜜却丝毫不能感染在台湾的亲友们。绿萍无意从楚沛的录像带中看到楚濂和紫菱相依相亲的镜头,大受刺激。

绿萍恨死楚濂对爱情的不忠诚,绝望地要父母把她带回娘家。云帆察觉紫菱内心深处仍在思念楚濂,生气地离开古堡。紫菱不食不眠,结果病倒了。

云帆守候在紫菱床边悉心照料,紫菱病愈,两人和好。楚濂向绿萍认错,希望和她从头开始。出乎意料,绿萍除了一些冷言冷语之外,倒是答应跟他回家。

绿萍决心报复。她打电话给紫菱,话中带刺,让紫菱深感不安。绿萍为楚濂准备了夜宵,居然是一条活生生的假肢。楚濂明白以后再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。绿萍又为全家人调理出“正常的”早餐。饱受惊吓的楚家人,只能默默忍受著。雨秋的画展鹏终于开张,展鹏约她和晓研一起去饭店吃饭,正巧遇上汪母。

汪母醋意大发,大砸画展。妻子的绝情使展鹏决心离婚,正式娶雨秋。汪母闻此感到无奈和悔恨,绿萍却触景生情怂恿父母离婚。

绿萍嘲讽父亲,在背叛亲人方面,他和紫菱是父女遗传。紫菱获知父母要离婚,万分焦虑,和云帆立即飞往台北,但无法劝回已铁了心的父亲。紫菱和云帆拜访楚家,绿萍言辞尖刻,使紫菱处境尴尬。

紫菱被雨秋的才情和细心震慑,但是在亲情和感觉之间作选择,她毅然选择协助母亲。她劝母亲对父亲温柔些,以挽回他的心。楚濂被绿萍干扰到难以忍受的地步,醉酒回家又和绿萍发生争执。绿萍伤心悲愤之下,持利剪刺向楚濂……

紫菱来楚家和绿萍恳谈,以解开心结。楚濂送紫菱回家是把她带到以前相会过的小树林,楚濂竟一再向紫菱表露爱意,而紫菱却说她爱云帆,也希望楚濂能真心去爱身心不健全的绿萍。

绿萍想要有个孩子,因楚濂反应冷淡而深受刺激。云帆陪紫菱来楚家,绿萍中伤紫菱,说她和楚濂在小树林里偷情。云帆不理会挑拨,冷静地保护心灵受伤的妻子,并且郑重地说自己深爱着紫菱。

楚濂忍无可忍,提出离婚;绿萍表示要和他纠缠一辈子,让他永远痛苦。晓研第一次上楚家,绿萍恶意嘲弄。

绿萍刻薄地咒骂楚濂和前来劝说的紫菱,并用手机砸伤了紫菱额头。楚濂向紫菱倾诉他和绿萍在一起生不如死,要紫菱救救他。正巧云帆赶来,见他们相依相惜,生气地离去。

汪家母女俩大闹雨秋家后,更加坚定了展鹏带雨秋出国的决心。舜涓为自己的糊涂沮丧不已,但又束手无策。云帆找前妻蓉儿倾诉苦恼,他担心紫菱内心深处仍爱的是楚濂。

紫菱误会云帆和蓉儿又旧情复燃,心生醋意,俩人关系更为紧张。楚濂得知紫菱受委屈,约她在小树林相见,俩人情不自禁拥抱,但紫菱立刻后悔了。云帆和绿萍得知他们又约会,都气疯了。

楚濂找紫菱,向她倾诉衷肠,紫菱明确拒绝。云帆愤怒地出现,痛打楚濂,而且一旁劝架的紫菱也被云帆误伤,事后云帆真诚地请求紫菱原谅,夫妻又和好如初。汪母找展鹏,表示她已厌倦家庭争斗,同意和他离婚。

晓研被楚沛打动,再往楚家拜访,不料却被绿萍揭穿她过去堕胎失身之事。此举激起楚濂气愤,他告诉绿萍,是她从紫菱处夺走了他,她才是"第三者",道出自己从来不曾爱过她的事实。此番表白使绿萍大为震惊,她写下绝笔,割腕自尽。为了抢救姐姐,紫菱献血。

绿萍终于脱离了危险,但她仍有满腹怨恨委屈。父母的亲情关怀,终于温暖了她那颗坚冷的心。她表示要重新生活,勇敢地站起来。

绿萍回娘家居住,她冷静审视以往,明白和楚濂的结合,确实是一场误会。她向父母表示,家人亲情使她重新活过来,也希望展鹏不要轻易放弃这个家。展鹏内心极为内疚。绿萍平静地和楚濂离了婚。

一个星期之内,因汪家夫妇、楚濂和绿萍相继离婚。幸亏云帆仍努力地营造和谐的气氛,在一个小小的意外机会下,使绿萍、紫菱姐妹敞开胸怀,尽释前嫌。绿萍希望紫菱离开云帆,和楚濂在一起,但紫菱表示绝不能做对不起云帆的事。

舜涓离婚之后,性情反而柔顺了许多,她心平气和地给展鹏送去他日常所需衣物,一旁的雨秋见他们关系改善,心有触动。绿萍为成全妹妹和楚濂,不仅设法让他们在小树林约会,并亲自找云帆,希望他和紫菱离婚,云帆拒绝。

重新成为单身汉的楚濂,对紫菱的追求更是强烈了。绿萍看清一切,拼命鼓励紫菱重回楚濂的怀抱,见楚濂送紫菱回家,云帆很生气。绿萍劝他放紫菱自由,才是真正爱紫菱。紫菱为逃避矛盾和痛苦,要求云帆带她立即回法国,但云帆表示要个明白的答案,如果妻子心中永远藏着别人,这是对婚姻的侮辱。绿萍回舞蹈室工作,重又焕发出创作激情和活力。楚濂找云帆摊牌,要他放掉紫菱。

云帆让紫菱自己选择,紫菱内心极痛苦。楚濂情急之下,骑摩托车疯狂地向墙上撞去,紫菱情不自禁追上去与他拥抱在一起。云帆见状,痛心疾首地离去。痛苦中的紫菱清醒过来,强烈意识到不能失去云帆,她向楚濂坦诚,两年来她已经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云帆。紫菱四处寻找云帆,不见踪影,她忽然心有灵犀,想到曾经有过长城之约,立刻乘飞机赶到长城,终于找到了云帆,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相关阅读
  • 陈德容年轻图片 陈德容年轻时候的照片 陈德容为什么不老

    陈德容年轻图片 陈德容年轻时候的照片 陈德容为什么不老

    2019-09-04

    提起陈德容,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温婉柔弱、美丽、我见犹怜的女神模样陈德容是很多人心目中最无可替代的琼女郎,无论是白吟霜、杜芊芊还是汪紫菱,都是人们心目中的一代经典!现在小编为大家分享陈德容的图片,让我一起回味童年吧。

  • 陈德容晒近照 40岁陈德容晒近照:冻龄令人羡慕(年轻时照片)

    陈德容晒近照 40岁陈德容晒近照:冻龄令人羡慕(年轻时照片)

    2019-09-04

    44岁陈德容晒近照来了。据悉,陈德容晒出了最新自拍近照,从照片可以看,陈德容的肌肤白里透红,还戴着红色耳坠,少女感十足,不过,手中的鸽子蛋钻戒更是成功抢镜了,一起来看看!据悉,4月20日,陈德容在个人社交平台晒出了最新自拍。

  • 陈德容晒近照 40岁陈德容晒近照:冻龄令人羡慕(年轻时照片)

    陈德容晒近照 40岁陈德容晒近照:冻龄令人羡慕(年轻时照片)

    2019-09-04

    44岁陈德容晒近照来了。据悉,陈德容晒出了最新自拍近照,从照片可以看,陈德容的肌肤白里透红,还戴着红色耳坠,少女感十足,不过,手中的鸽子蛋钻戒更是成功抢镜了,一起来看看!据悉,4月20日,陈德容在个人社交平台晒出了最新自拍。

  • 陈德容年轻图片 陈德容年轻时候的照片 陈德容为什么不老

    陈德容年轻图片 陈德容年轻时候的照片 陈德容为什么不老

    2019-09-04

    提起陈德容,很多人脑海里浮现的都是温婉柔弱、美丽、我见犹怜的女神模样陈德容是很多人心目中最无可替代的琼女郎,无论是白吟霜、杜芊芊还是汪紫菱,都是人们心目中的一代经典!现在小编为大家分享陈德容的图片,让我一起回味童年吧。